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打暑假工记

2023-08-16 14:57:52 6

摘要:现在想起来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具体年月就记不得了,印象深刻的同时当中的一些个别小事已经开始模糊甚至忘记得一干二净,了无痕迹了,有些事记不得就随他去吧,记得的就写下来吧,随着时间的流逝,再深刻的事也会被时间侵蚀,最后再也无迹可寻。写吧写吧,...

现在想起来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具体年月就记不得了,印象深刻的同时当中的一些个别小事已经开始模糊甚至忘记得一干二净,了无痕迹了,有些事记不得就随他去吧,记得的就写下来吧,随着时间的流逝,再深刻的事也会被时间侵蚀,最后再也无迹可寻。写吧写吧,在记忆还没退化之前。

那年应该是大一第二学期的暑假,刚考完试就各种留意有没有暑假工,每次的寒暑假都是打工赚学费难得的机会,这次也不例外,放假比中考和高考迟不知道还有没有暑假工做,在学校焦虑了好几天才听到舍友说她的朋友做中介的,还在招暑期工。于是和同宿舍的两个同学还有几个男同学打算一起去,一想到工作有着落了立刻打包好行李第二天就跟着中介给的地址去了深圳一个叫坪地的地方集合,我高中同学小c也跟着来了。当中介把我们带到一个废弃很久的员工宿舍时,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到处破败不堪,垃圾堆积成山。刚开始以为这里只是作为中介收集我们信息的地方,等收集完信息后,中介突然说,这个地方暂时是我们住的地方,等找到地方再让我们搬走。开始我们都天真地以为他说的话是真的,对嘛,怎么可能让我们住在这样的地方呢,不能够。当天,中介就叫人过来把那成堆的垃圾拉走,但周围该破败的一点也没有动静。我们被安排在三楼一个房间里,居然没有床,是的没有床,中介又开始忽悠说,床暂时还没有拉过来,你们自己先去买张席子铺地上,我们就这样席地而眠了。到这个份上我们也是不得不忍,花钱来一趟,又没有找到别的出路也就只好将就了。最惨不忍睹的是那个蹲厕,比外面的环境还破败不堪,我们还是忍了,逃难也不过如此啊。我和小c买了一张大的席子两人共用,旁边是小j和小w,几个人并排躺着着,这和躺在大通铺上没有区别,别人的大通铺好歹还有个炕头,我们是直接躺楼板上的,和那些为了去旧金山淘金而背井离乡的苦难人处境不相上下,这样的岁月,这样的遭遇怎能不让我唏嘘呢。正式上班后才发现,这里不允许说话,一个人一个位置,一旦发现有人说话,就有管理人走过来劈头盖脸地骂。在学校时有同学叫我骆驼,驼驼(并不是是驼背,只因姓骆),在这里我彻底为这个绰号申冤了,因为弯着腰工作很痛苦,只好把腰板起来,从此后我的腰就挺得直直的,与驼字彻底脱离关系了,还治好了我爱说话的毛病,在这里说一个字值一顿骂啊!如此循环,没有自由的流水线会因为时间久了而变得习惯吗,变得麻木不仁吗?不会,这样消耗生命的死亡流水线,是一时不得已的选择,忍忍吧。回到宿舍后,我们都在说着以后再也不会进厂了,不会再接触流水线了,以后的事谁又知道呢?唯一能明确的是自己可以做选择。

一天,休假,我们几个在宿舍聊天,大家都在说着带来的钱快用完了,吃饭都快成问题了,估计坚持不到发工资回家。于是就打算不去吃饭了,买干粮熬过这段时间。晚上的时候我在收拾书包的时候,发现在书包的最底层居然有一百块钱。当时的感觉无异于在沙漠中找到水源那种兴奋,当时只想着终于有饭吃了,不用一直吃干粮了。从来没想过我书包为什么还有100元,后来才发现估计是前段时间在深圳工作的妹妹来看我时,在回去的时候塞进书包里的,我是后知后觉啊。当我还在兴奋的时候,和我们一起过来的男同学小h说他没钱吃饭了,估计要提前回去了。看着那100元在我手里还没捂热呢,就要把钱借给别人了,于是我便把那100元借给他了。小h苦笑:你不是也没钱吃饭了么。我:我刚才在书包里,很神奇地找到了100元,居然还有100元(其实100元如果是吃饭的话也坚持不到发工资,都是要买干粮吃才能支撑得到),我打算借这100元给你,他很感动地收下了。毕业后当我需要钱问他借钱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把钱借给了我,人大概都是需要互相帮助才能维持一段好的关系吧。言归正传,把钱借给他之后,我确实开始变得有点惨了,兜里只剩50元了,于是我去超市进货去了,买了两箱八宝粥,一天三顿全是宝八粥,都对八宝粥产生阴影了,我都快成八宝粥了。吃腻没有一点油水的八宝粥后,我又开始买一大袋麦片,有时候干嚼,上班也因为没能吃到有油水的饭菜而饿到心慌慌。

躺地板,嚼干粮,这样的人生经历,说不是去打黑工我都得把它到几10分熟。暑假工都快接近尾声了那些所谓的床都没有拉过来,我们躺在地板上被木虱咬得周身都是红胞,有时楼上水供不上时,那几个男同学还在我们的床尾那里穿梭来回去卫生间打水,对我们视若无睹。这样的环境让我们变得麻木不仁了,大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势头,后来听说五楼有房间有空床位我们才得以摆脱躺地上的悲惨命运。我还是小c挤在一张床上,苦中作乐的日子慢慢接近尾声了。在发工资的那天,中介堵在进出厂的小门那里发工资,说等厂这边发完工资后要交住宿和水电费才能从这个小门出去。小c很愤怒地和我说:让我们睡地上,连张床都没有,还全身被木虱咬得遍体鳞伤,这个住宿水电费我是不交的,于是我们就商量着看准厂里面的货车出门时,走在货车的另一面,避开中介的眼睛跟着货车出门了,我们两个刚走出厂门一段路,小c电话响起来了:你们跑那么快干什么呀,你们还没交钱呢。小c说:我们先回去拿行李,等下就过来交钱。刚挂完电话我们赶紧跑,那时的感觉就像是我们越狱了,在逃亡的路上。跑在路上还没感觉,当爬楼梯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手脚开始变软了,一点劲儿都没有,上楼梯是真的是手脚并用‘爬’上去的,艰难地爬着楼梯时,又担心后面有追兵,短短五层楼的楼梯,让我们爬出了没有护栏的天梯的错觉,心慌全身颤抖着,随时都有坠落深渊的离心感。当我们好不容易爬到五楼来到宿舍门口时,看着小c那握着钥匙开门时颤抖的手时,我才发现不止我一个人这样,她也慌得不行。看到她怎么也打不开房门,突然我想到平时旁边这个窗是锁不上的,里面用一段塑料管抵着的,于是我把窗硬拉开,从窗爬进去。人慌脑子就容易迟钝,我居然拿着行李从窗里丢出去,却没有想过把门打开让小c也进来,还是旁观者清呐,小c让我开门她也进去拿行李,我这才想到要开门。于是我们提起行李把门窗一关又慌慌张张往楼下跑,生怕被堵在楼梯里,终于跑出宿舍一小段路,小c突然说:糟糕,钥匙还插在门上没有拔下来。坚持要上去拔钥匙,我说那个窗也是锁不住的,钥匙拔不拔也是一样的,等下她们发完工资就回来了。她坚持扔下行李又跑回去拔钥匙了,她慌慌张张跑去,我站在那里同样焦虑万分。我们背着行李跑了很长一段路才到公交站,上了公交车才有种逃出生天的劫后余生感。在车上我们发现小h和另一个男同学也在这趟车上,原来他们也是没有交钱就跑出来了。

这趟暑期工着实让我体会到生活的不易,看着手上用尽一切换来的钱,无比的感慨和无尽的唏嘘,但看着下个学期的学费的一半又有着落了,内心无比的心安。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