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高三毕业打暑假工遇到的趣事

2023-08-16 16:34:25 5

摘要:距离高考结束已将近一个月,不少同学也已经选好心仪的大学。距离开学还有两个月,不少同学想借着这么长的时间出去打暑假工,挣些零花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当初也是这个想法,但是几乎所有同学这么多年都是在学习中度过,所以对社会的接触并不是那么深,在...

距离高考结束已将近一个月,不少同学也已经选好心仪的大学。距离开学还有两个月,不少同学想借着这么长的时间出去打暑假工,挣些零花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当初也是这个想法,但是几乎所有同学这么多年都是在学习中度过,所以对社会的接触并不是那么深,在打暑假工的过程中容易被骗,我向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历,希望能对大家有些帮助。

2015年的时候我高三毕业,在家里呆了不到半个月我就想出去打工,平时在家里我没有零花钱,而且在家里时间长了,父母也嫌弃。做兼职正好能解决这两个问题。

一开始并没有想出去打工,就在网上搜有没有在家里就能做的兼职,这里就踩了第一个大坑。其实,现在大家也能猜到,我那时找的兼职就是给网店刷单。

现在看来是很低级的骗术,但在没有国家反诈app的年代,刷单和招打字员两个骗术屡试不爽,是最简单也是最容易使人受骗的。

我添加了刷单的人后,他先让我交了个什么会员费,然后发了一段操作视频给我。我把钱转给他了,把视频也看完了,他把我拉进了一个群,让我在群里等通知,有刷单任务的时候会发群公告。

就这样进群后,我等了一天也没有一个公告,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被骗了。但是群被他们几个管理员禁言了,我试着加了几个群友,才发现我和大家的情况都一样,都是交钱后再没有下文。再想和之前拉我进群的人联系时,发现他的QQ已经被封了,说是被多人举报。

我当时真的欲哭无泪,一分钱还没赚,就先被别人骗了200块。就这事,我也不敢和父母说,怕被他们说,毕竟他们挣200也不容易。

但是,和后来发生的遭遇相比,这个刷单的经历简直是小儿科。

在经历了刷单被骗的事情后,我消停了几天。帮着家里干了几天农活后,我还是想出去打工,但是身边没有人能给我介绍,只能在网上找。

有了上次的教训后,我只上那些正规的网站平台找,没想到这样也会中招。我在某同城上找了个电子厂的工作,可兼职,一月三到四千,每天10小时,地点在昆山。我再三确认对比后选择了这家,和爸妈说明后,我爸给了我500块,我就踏上去昆山的路途。

我是下午到的昆山,和事先联系好的负责人电话沟通后,他让我去一个大厦楼底等他。他把我带上楼,和我签了一份协议,这时我才发现他们给我安排的工作并不是电子厂,而是物流中心的搬运工。

我立马问了他们,他说电子厂招满了,只有这个物流中心还缺人。我当时很瘦小,担心自己搬不动,他们说就是平时网购的那种小物件,大件有专门的搬运机器。我想想了感觉也能接受。

在签协议的同时,他们又开始套路我,其中一个人一边和我拉家常,一边问我以后还有没有兴趣再过来找工作,他说只要交一百块钱,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来,他都会给我安排工作。

我当时本想拒绝,就随口找了个理由说身上没钱了,不需要,这时候骚操作来了。其中一个人直接翻我书包,把我钱包找了出来,打开钱包和我说,里面不是还有500吗。然后他就抽走了一张,我当时就火了,但是办公室里面的其他几个大汉也围了上来,我哪儿见过这种架势,只能答应。

肯定会有人好奇,为什么不报警,因为当时还小,没经历过这场面,后来想报警,但苦于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我不是主动交的钱,我也没有录音,就当吃了个哑巴亏吧。

在签好协议后,他把我带到临时住一晚的地方,是一栋很破旧的小区,周围有十几栋同样的小区,他和我说,让我临时在这儿住一晚,明早他来接我去物流中心报到登记。

进了小区门后,一楼有个大爷坐在那儿登记入住,一晚20,押金20,一开始我还惊讶于怎么会这么便宜,直到我见了房间后才明白。

打开房间的一瞬间,一种衣服在雨天阴干后的那种霉臭味扑鼻而来。这都还好,重点是房间的面积实在是有点小。有多小呢,床是宽1米,长2米左右,而房间也只有这么大,以致于房门都不能全开,只能打开一半,再开就会被床挡着。

整个房间除了这张床外,放不下任何东西,我的行李只能放在床上。在布满霉点的墙上有一个电风扇,我以为是个摆设,试着开了下,没想到还能用,本来担心晚上太热睡不着,有了这个风扇还勉强能睡着。

而厕所就更加奇葩了,整个一层楼,几十个房间,只有一个极其狭小的公共厕所,而且男女共用,浴室也在这个厕所内,两者没有任何遮挡,连进入厕所的门都关不严。至于厕所和浴室内的卫生情况,你们可以自行脑补一下。

当我彻底了解后,有那么一瞬间我想逃离这个地方,我以为自己是农村出来的,也过的是苦日子,环境差能适应,但怎么也没想到会差到这个程度。我有些恍惚,开始怀疑自己来的究竟是不是昆山。我也在思考这难道就是他们说的挂壁房,那可真是名副其实啊。后来去过很多地方才知道,我当时住的那地,在挂壁房里都算是差的那一种。

第二天一早,昨天那人如约而至,把我带到了一个工厂门口,在门口已经有几个人等在那儿了。有两个年纪看着稍微大我一点,有两个看着就很稚嫩,明显未成年。那人让我下车后,说等会儿会有人来接我们,让我们稍微等一会儿,说完这些他就开着车走了。

不一会,一辆轿车停在我们面前,司机让我们上车,又一个离谱的事来了。上车前必须交两百,否则不给上车,我们几个人都不干,我们都打电话联系把我们送过来的人,果不其然,已经不接电话了。没办法,我们几个只能交钱。而交完这两百后,我全身上下只有一百多了。

等打开车门我傻眼了,车里面已经有三个人了,我们这儿有五个,还有不少行李,这只是一辆轿车,不是面包车,也不是货车,这么多人和物怎么坐。那司机态度很差,说哪次不是七八个人,然后就胡乱的把我们行李往任何有空隙的地方塞。就这样,算上司机一共九个人,我们挤在一辆处处塞满行李的轿车里上路了。

开了大概一小时,他把我们放在一个路口,说等会儿有人来接我们,然后就走了。不一会儿,一辆面包车来了,让我们上车,这次倒是没收钱,只是这个面包车也塞满了人。他们为了方便载人,把座椅全拆了,我粗略的看了下大概有十五六个人,经历了刚才小轿车那事,我竟然觉得现在面包车内很宽敞。

我们一车都是年轻人,不一会儿就聊得热火朝天的,有人开玩笑说这要是出了车祸,绝对上新闻,一车算上两个司机有十七八个人。

这次在车上的时间特别长,直到傍晚才到目的地。因为隔的时间太长,我记不清小区的名字了,只知道,那个小区应该是烂尾的,十几栋二三十层的住宅区,全部烂尾,我们就住在那个里面,而在这儿,我的人生观又一次被刷新。

我们住在十层,整个小区,全是施工垃圾,墙上只抹了一层薄薄的水泥,我们住的地方没有门没有安装窗户,最关键的是,没有床,只能睡在水泥地上。

我是第一次出来打工,以前在学校住宿知道要带凉席,以为在外面宿舍会提供凉席。不过不止我一人没带,其余没带的就到处找施工留下的瓦楞纸和其他的硬纸板。

我运气好,在路上和一个常年出门打工的人认识了,他知道我第一次出门打工,没啥经验,就帮我也找了一个硬纸板,我就把这个硬纸板铺在地上当成床。他和我说,像这么差的住宿环境,他也很少遇到。

因为当时的手机很差所以这么多年下来只有这一张图片保存的相对完整

整个大房间分为三个小房间,可以理解为卧室、客厅、卧室,只不过全是毛坯状态。整个大房间估计也就四十来平,一共住了四十几个人,全是打的地铺。我住在客厅,睡觉时几乎就是人挤人的状态。

我们到时已经飘起了小雨,由于没有窗户的阻隔,雨很轻松的就飘了进来,靠在窗边的几个兄弟没办法只能把东西收拾一下,蜷缩在角落里休息。

晚上的时候,几个自称是人力资源管理的人过来(其实就是中介),把我们所有人的身份证收了上去,说是拿去做工牌,然后强制收了我们每人50块的水电费,立马有人不满起哄,说都这条件了,还交什么水电费,被两个人拿着喇叭吼了回去。

第二天,昨天的那几个人开始从我们当中拉人去物流中心干活,一天分为六个时间段拉人,分别是早上的三点、六点、九点和下午的三点、六点、九点,每次去上12个小时。

本以为第二天,我们所有人就能有班上,结果,他们就来拉了两趟人,就再没来过了,而且只要那些一眼看上去就比较壮的,我当时自然不在那个行列。

下午六点多,第一批去的人回来了,有几个一回来就开始收拾东西,说太坑了,不干了,问了才知道,12个小时,物流厂只提供一顿饭,而且白班限量只有一盒,本来说好的一小时11.5,月底结账时还要从总工时中每小时抽1元出来给带我们来的中介。

这话一说,顿时就炸开了锅,我们这儿有几个十四五岁就出来打工的人,他们说以前也遇到过类似情况,这些都能接受,主要是吃住条件太差。因为错时段上班,有些人白天要休息,可在这种环境下,三四十个人一直都是闹哄哄的,根本没法休息。原先说好的包吃,又变成了只包一顿。

不多时,中介又过来拉人,这时候好多人就不干了,和中介吵了起来,眼看没办法平息,中介只能说想要去的可以跟他们走,不想去物流的,他们过一天再给我们找其他的工作。

这自然是拖延我们的说辞,但是当时也想不到其他方法,只能暂且相信中介。等又过了一天,中介又改口了,他们说只有物流中心这个工作,想干的就干,不想干的就走。大部分自然不想干,可是我们的身份证还在他们那儿,等我们去要身份证时,他们又要收我们50,不交钱就不给身份证,有几个人交了钱,拿到身份证就走了。

我之前因为被坑了几次,身上只有一百多,这几天加上吃饭,身上的钱除去回家的车票钱,身上只有十几块的余钱。就当我不知该怎么办时,有人直接报警了,看到这儿,那几个中介立马冲上来说,兄弟开玩笑的,不要交钱。然后就把身份证全部还给了我们。

当时是第三天下午,因为和中介已经翻脸了,他们把我们不想干的从烂尾楼里赶了出去。身上只剩十几块余钱,我自然是没钱住宾馆了,什么都住不起,我和之前车上认识的那个哥们步行十几公里找了个黑网吧,一晚上只要8块钱。

而在这个黑网吧,我又被上了一课,现在回想,那时真的是太善良,太天真。

在网吧玩到后半夜,网管过来找我借手机打个电话,因为是网管,我就放松了警惕,而且那个网吧总共就二十来台电脑,地方很小,我一转头就能看到他,也不用担心把我手机拿了不还。约莫一分钟,他就给我还了回来,我打开屏幕看了下,没什么问题,就放回口袋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我到车站想打电话给家里说下午到家时才发现,手机一直打不出去,查询说手机欠费停机,我这才发现手机卡不是自己原先的手机卡,这时我才知道为什么那个网管找我借手机,想必手机卡就是那个时候被他换掉了。等我到家去营业厅补办时,卡里面的钱已经全部被用来充值游戏了。

回想出门一趟,被各种坑,他们或是利用我的软弱,或是知道我没什么社会阅历。而这些经历都在我十几岁的心灵里留下来无法磨灭的痕迹,也是从那时开始,书上说的人心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才真正慢慢去领悟,将这些理论融会贯通到社会实践中。

而这些人,这些事都在潜移默化中消耗我对社会美好的憧憬,如果没经历过这些事,我可能还是会以赤诚之心对待陌生人,可现在即使有陌生人像我求助,我只会去思考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骗子,即使不是骗子,我帮了他对我有什么好处。

虽然这样是保护了自己,但我本身不应是这种性格,而和谐社会也不应这样。本身善良的人可能就是因为自己的不幸遭遇,心理又无法得到开导,从而将自己的不幸转嫁到他人身上,进而造成其他的悲剧。站在法律的角度,任何人都没有借口因为自己悲剧而去伤害他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